首页 玉壶舂(新) 下章
第十三章 杀杀杀杀遍群魔
 红面关公真罩!

 血狼帮外三堂之中最勇猛的飞虎堂遭童官独力毁去八百余人,堂主胡虎更是吓得置帮规于不顾的“敌前逃亡”

 据传,他和他的两百余名手下为了逃避血狼帮的“通缉”如今已经跑到玉壶去寻求“庇护”

 “红面关公”关桐顿成家喻户晓的人物。

 多少人为了瞧他一面,千方百计地探听他的行程,然后躲在暗处行注目礼,心中不知有多哩!

 血狼帮帮主面对这种前所未有地挑战及羞辱,他已经颁布“紧急动员令”发誓要生擒童官。

 童官却似局外人般继续沿着官道平稳行进着。

 他出而行,没而息地又过了半个月之后,他再度重温整个镇甸被封锁,无物可吃,无处可睡的滋味了!

 他仍然以灵药充饥止渴,毫不停顿地夜前进着!

 暗中跟行的黑、白两道人物已逾四千人了!

 十天,他不吃不喝不睡地前行十天,他终于在黄昏时分抵达汉北部十余里处,他发现有状况了!

 因为,在一个时辰之前,来往的人车渐少,盏茶时间之前更是没有一人或一车经过他的身前或身后。’他望着笔直的道路及两侧茂密的树林,不由忖道:“这倒是个好地方,不知他们要施展哪种阴谋?”

 他便暗暗动员功力行去。

 他刚走出二十余丈,便听见左右两侧林中传出步声,他暗暗一笑,便看见两个女人含笑行出。

 童官乍见那两个女人,立即笑不出来了。

 因为,那两个女人居然一丝不挂,只以秀发垂过双,发梢站在“玉门关”口,哇!,实在确够“养眼”!

 倏听一缕传音道:“官儿,小心发中藏毒及发上功夫!”

 他轻轻点头,继续行去。

 那两个女人一走到路旁,立即面对童官而立,脸上不但担着媚人的微笑,双眼更是情深款款!

 夜风徐拂,长发飘飘,双忽隐忽现!

 “玉门关”口因为发梢飘扬较剧,青光大之次数及时间更多,这份情景,若换了别人,稳惨矣!

 童官早已有心理准备,他将意念集中在自已幼时遭受折磨的情形,因此,他的神色越来越森冷了!

 那两名少女心儿暗颤,睑上的媚笑为之逐渐冻结。

 童官瞧得信心更足,继续回忆着。

 他的神色更森冷了!

 他的步履却仍然稳健如昔,这份自我克制能力的表现,顿使隐在两侧的真正高手暗暗敬佩!

 那两名少女:不由自主地低下头,不敢面对童官,因为,他那森冷的神色配上那副脸,实在令人受不了呀!

 倏听右前方林中传出一阵银铃般清脆笑声!

 接着,两侧林中皆传出清脆笑声。

 连那两名少女也咯咯脆笑着。

 笑声一传出,童官立即心儿一颤!

 刹那间,近百位同样打扮的半少女各就各位地俏立在官道两侧,边咯咯连笑边朝童官抛媚眼。

 童官那森冷的眼神渐渐转为炽热。

 附近的那两位少女乍见此景,倏地将头儿向后一甩,遮住双及“玉门关”的长发立即向后挥去。

 两具雪白、匀称的胭体迅即任君欣赏。

 其余的少女亦如法泡制地层体。

 远处林中迅即传来急促的鼻息声。

 童官却暗捏着自己的右手拇指,边回忆被“小白龙”咬中时的剧疼及中毒情景,边自我警惕着。

 他的神色更森冷了!

 他的步法仍然稳健如昔!

 倏见一名丰腴少女将粉腿大张,上半身徐徐后仰,然后以纤掌倒按在地面,现场立即热力四

 其余的少女见状,亦各自摆出最人的姿势。

 两侧林中立即传出咻咻息鼻!

 童官却一再地想象艾娇为他之死而悲嚎及晕倒的情形,因此,他不吭半声,冷若冰霜地稳健前行。

 不久,排尾的那名苗条少女问道:“你不能人道?”

 童官右掌一挥,她立即“哎唷”一声地飞入林中。

 落地之后,她的左颊已经又红又肿!

 童官却不瞧一眼地继续稳健行去。

 他刚行出三十余丈,便瞧见四位高瘦老者自有侧林中行出,迅即一字排开地挡住童官的去路。

 童官停在那四人身前,默默地盯着第二人。

 他此时充着怒火及仇焰,因此,双眼更加森冷人。

 只听第二名老者声道:“你就是‘红面关公’关桐吗?”

 “正是!”“老夫四人乃是血狼帮四大护法,听过吗!”

 “没听过!”

 “嘿嘿!够狂!老夫今若不教训你,未免让人瞧扁本帮,上!”那四人迅即飘立于童官四周。

 童官由那四人的轻灵身法及站立方位,他便明白今遇上真正的高手了,他嘘了一口气。

 那四名老者却在此时闪电般联袂出击,只见他们分别施展掌、指、拳、腿法疾攻向童官的要

 童官倏地似陀螺般原地疾旋一圈,双掌挥扫之间,那四人立即被震退出三尺外,不由令他们神色大变!

 童官只觉双臂微麻,心知这四人果真不好玩,他立即洪声道:“你们四人若立即退去,必可得善终!”

 那四人冷哼一声,再度攻来。

 童官一见他们的攻势更猛,立即旋身疾攻出改良过后的“神龙昂头”现场顿时轰隆连响。

 东方那名老者一见其他三人皆和自己般被震退三余丈远,惊骇之下,不由口问道:“你来自丐帮?”

 “有眼无珠,瞧!”

 说着,身子一弹?正宗的“神龙昂头”已经疾攻而出。

 老者连施三招击,却觉心口一阵绞疼,不由惨叫一声!

 鲜血冲口而出,他不由眼前一黑!

 “砰”一声,他仰摔在地上。

 只见他惨叫一声,立即昏去。

 鲜血却仍然不停地着。

 那三名老者立即联袂挡在老者身前防守着。

 童官飘退出五丈,昂首望向别处。

 那三名老者急忙展开急救。

 童官倏听一缕传音道:“官儿,干得好!不过,血狼帮已调集二百余名精锐来此地,你可要小心些!”

 童官立即平静地望向远处。

 果见前方两侧林中人影闪动,看来那些人可能是被童官方才的骇人威力吓得沉不住气地闪动了!

 童官心中有数,转身望向那三名老者。

 只见那三人脸色铁青地徐徐起身之后,全身骨头不但“毕剥”连响,那六只眼睛也红似火哩!

 敢情另外那名老者已经“嗝”啦!

 童官暗中聚足功力,双眼亦泛出森冷的光芒。

 倏见那三名老者齐声厉啸一声,六臂齐扬地疾劈出六道掌力,同时卷向童官的腹之间。

 童官长啸一声,双掌直立似刀疾切而去。

 一阵“嘶…”连响之后,那六道掌力似“冰洪淋蛋糕”被滚烫的利刃切过般迅即向四周溅散而去。

 居中老者骇呼一声“血焰刀!”立即身暴退。

 另外两人正退去,口已经似被巨杵连连撞中般剧疼难耐,立见他们惨叫一声,当场仰摔在地上。

 那名老者虽然临阵逃,却觉双膝一阵火辣辣疼痛,而且身子重心亦突然不稳,他不由低头一瞧!

 哇!那双小腿自动“离家出走”了哩!

 怎么办?

 骇疼之下,他不由厉叫一声。

 童官刚扬掌劈,已有六名中年人扬起双掌扑来。他只好化劈为捶遥空捶出一记“百步神拳”

 “啊”一声,那名老者背心挨了那一捶,当场“嗝

 不过,那六人已经劈出十二道掌力卷向童官的全身。

 童官一见另有一群人正在疾掠向他的正面乃左右两侧,他知道他绝对不能闪躲,否则必会遭到围攻。

 以这些人的眼神及身手,他若被他们围住,铁定不好玩哩!

 于是,他再度双掌直立似刀地疾挥速切着。

 “嘶…”声中,那六人又带着惨叫倒飞出去了。

 不过,右侧那八名中年人已经边掠边疾出铁藜子,刹那间便织成一团壮观的铁丝网飞来。

 童官忌讳铁藜子中会另外装着毒物或暗器,因此,他施展“潜龙升天”向上疾掠而去。

 左侧那二十余人立即向上出暗器并掠上树枝间。

 童官喝声:“来得好!”倏地左脚尖朝右脚面轻轻一踩,身子便似冲天炮般继续向上去。

 那些暗器便力竭地转身下坠。

 童官翻身倒栽葱地下掠,双掌飞快地挥拍之下,那些暗器便似天星般带着萤光掠向地面。

 那些人纷纷扬掌劈去。

 掌力乍遇上暗器,立见暗器似戳破薄纸般继续来,那些吓得纷纷掠向四周闪避着。

 童官双掌再扬,藏在中的那些菩提子迅即出。

 地面立听一阵“卜…”及“啊…”惨叫!

 二十五名好手便在心慌意之下,被菩提子入“天灵”当场惨叫“嗝”此举顿时慑住现场诸人。

 尤其那群女更知道自己诸人方才已在鬼门关前徘徊,他若出手,她们一定会变成孤魂野鬼。

 她们不由自主地退回远处。

 童官朝地面一瞥,立即扑向正在逃入右侧林中的那十一人,双掌连扬之下,菩提子更加速前进了!

 当童官落地之时,只剩下六人在逃逸,童官毫不客气地双手握拳,左右开弓地施展百步神拳。

 “砰…”声中,立即有惨叫声伴奏。

 那六人刚倒下,另有二名老者带着八名中年人疾扑而来,童官先赏给那两名老者一记“百步神拳”

 那两名老者扬掌蹲身,硬接了一掌。

 “轰轰!”两声,那两名老者上半身晃了一晃,脸色立即一阵红。

 倏见四名中年人弹身扑来,八只手掌更是疾劈出八道掌力。

 童官原本要趁机教训那两个不知死活的老鬼,他一见八道掌力卷来,他再度挥掌削出。

 “嘶…”声中,那四人迅即惨叫落地。

 另外四人不由神色大变!

 那两名老者倏地双掌朝地上一按,似青蛙般弹来。

 四道掌力便自他们翻腕之际迸出。

 童官一见掌呈黑,又带有腥臭,心知必是毒掌,他立即聚足功力排山倒海般疾推而出。

 “轰…”声中,那两名老者惨叫一声,立即倒飞而去。

 童官足下微微沉入地中,他不由暗凛道:“哇!这两只老水的掌力还真强哩!”

 他刚暗暗嘘了口气,另外那四名中年人已经联袂劈来四道雄浑的掌力,他倏地滑身疾扑向两名老者。

 那两名老者刚落地,正在压抑那些翻涌不已的气血,乍见童官扑来,两人不由为之骇然变!

 那四名大汉一见掌力落空,对方又攻向负伤的师长,他们在大急之下,不约而同地吼道:“住手!”

 章官正他们心慌意,吼声一响起,他已经自带中抓出一把菩提子疾向那四人了。

 “啊啊!”两声,立即有两人“嗝”了。

 另外二人则按着右及腹间闷哼倒地。

 童官冷哼一声,扬掌劈向那两名老者。

 倏听“咻咻!”两声,两支羽箭已经自远处疾向童官的背心,哇!这些家伙可真会挑选时机哩!

 童官突将左掌向背心一抓,那两支羽箭便被他抓个正着,这份腕力及眼力堪称一绝哩!

 “轰轰!”两声,一名老者被震成泥,另外一人则因童官翻腕接箭而力道偏弱之故,因而被震飞出去。

 童官顺手一挥,那两支羽箭便疾飞而去。

 “啊”一声,老者的心口及印堂已经被羽箭人,只见他“砰”一声落地之后,立即含恨而殁!

 左侧远处林中顿时传出“好功夫!”地喝声。

 童官无暇道谢,因为又有八名中年人挥剑攻来。

 那八人一围住童官,立即剑出如风地攻来,童官却似一道轻烟般在剑风劲雨之隙飘闪着!

 立听一个苍劲的声音道:“你为何会本门的飘渺孤鸿身法?”

 童官顺眼一瞥,便瞧见一位高老者带着十二名灰衣健汉自左侧林中行出,他心知他们已是血狼帮之人。

 他暗暗一笑,倏地将双掌齐扣剑诀,并且以指代剑地配合身法;施展出一套飘渺轻灵的迅疾剑法。

 立见他的指尖嘶嘶连响。

 “啊!幽冥摄魂!啊!摄魂拘魄…”

 那老者声音顿时被两声惨叫打断。

 那老者一见两人的印堂各现一个指,而且鲜血汩汩溢出,他不由失声叫道:“摄魂拘魄!啊!”立见他双手一张,停身阻住众人。

 童官心中暗笑,立即全力以指疾攻着。

 高老者一见对方一口气攻出三记连他也尚未练成的师门绝学,他在大骇之下,使猛瞧着童官。

 倏听远处传来一洪声喝道:“公孙法,准备出手!”

 高老者忙转身拱手道:“禀副座,此人与属下渊源甚深,可否容属下先了解此人的来历?”

 “住口!你何不和他狼狈为?”

 高老者身子一颤,脸色顿变!

 “公孙法,你不服?”

 “属下不敢!”

 “出手!”

 “是!”童官劈死最后一人,立即疾掠向远处。

 童官方才已经听过那两人的交谈,他为了挑拨他们之间的矛盾,打算先不与高老者诸人动手,所以先行避开。

 他刚斜掠出去,高老者便闪身拦。

 童官喝声:“不肖弟子!”立即全速掠去。

 公孙法双颊一红,便尾随追去。

 童官直接掠入林中,道:“方才是哪条狗在吠?若是有种,就自己出来送死吧!”

 “杀!”立即有十余蓬暗器来。

 童官双腕—二阵挥拍,那些暗器便被驱逐出境。

 立见十八名灰衣劲装中年人疾掠而来。

 童官一见远处有一名瘦高老者沉脸而立,他立即喝声:“挡吾者死!双掌伴随身法疾速挥拍着。

 “轰…”声中,便有四名中年人被震飞出去。

 另外十四人不退反进地剑疾攻而至。

 童官身子似电般闪掠,双掌轮施展各派的招,配合源源不绝的功力大肆屠杀不已哩!

 林外迅即又掠来五十余人,顿时杀声动天!

 童官一见来敌越来越多,而且士气颇旺,他立即疾催功力挥动如刀的双掌到处砍切着啦!

 稍暗的林中顿见一股股白光自他的双掌扫出,任何物体只要被白光扫过,保证无法保持完整。

 不到盏茶时间,便有四十余人被“三振出局”随后掠来的近百人吓得任立在远处犹疑不决。

 “公孙法,你在等什么?上呀!”

 童官立即喝道:“孽种,你还不戴罪立功吗?”

 公孙法早就怀疑“红面关公”虽然年轻,必然与自己师门之尊长大有渊源,因此,此时乍闻言,神色大变!

 远处立即传来厉吼道:“把公孙法拿下!”

 “是!”那群人正担心会被与“红面关公”动手,此时一听见命令,立即有五十余人迫不及待地攻向公孙法诸人。

 童官冷哼一声,亦攻向那五十余人。

 那五十余人拨错算盘,不由暗暗叫苦。

 童官一见公孙法十三人已经被迫自卫,他的心中暗笑,便全力施展地屠杀那五十余人。

 他一定要让公孙法诸人逃逸!

 他要让血狼帮产生裂痕!

 所以,他大刀阔斧地屠杀着。

 远处那位瘦高老者乃是血狼帮副帮主姜石,他乍见此景,立即厉吼道:“上!不择手段做掉这小子!”

 童官劈飞一人,喝道:“老鬼,你真不要脸,你把别人当作炮灰,你却缩在那儿叫,算啥玩意儿!”

 “气死本座!杀!杀!杀!”说着,他仰天长啸!

 远处立即传来啸声相应!

 童官亦长啸一声,顺手捞起一支铜剑,施展“九宫剑法”、“魔剑法”及:披风剑法”

 左掌更是配合地施展着各派的招。

 现场顿时热闹纷纷。

 掌声隆隆!惨叫连天!

 血纷飞!

 树断人亡!

 好端端地绿林顿呈人间地狱。

 不过,自四面八方疾掠而来的人至少有三千人,不但团团围住童官,更封锁住五十丈内之区域。

 倏听北方传来一声叱喝,道:“不要脸的血狼帮,你家姑完婉今特地来教训你们这些畜生!”

 言未讫,便传来男人的惨叫声。

 倏听一阵宏亮的声音道:“血鹰高武,你来了没有!你家少爷铁龙陪着完师妹来找你复仇啦!”

 立听完婉喝道:“高武,出来!”

 “高武,出来送死吧!”

 远处立即惨叫连连!

 童官担心他们不了身,立即喝道:“二位且勿干扰!”

 铁龙喝道:“贼歹匪,人人得而杀之!”

 “有种!杀!杀!杀!”立即有三人各惨叫一声被童官劈飞出去。

 立听瘦高老者喝道:“小辈,你们是月双煞的传人吗?”

 铁龙喝道:“正是!”“老夫姜石,月双煞有否向你们提过老夫?”

 “没听过!不过,倒是听过臭僵尸!”

 “可恶!宰!宰成酱!”

 “是!”姜石洪声道:“老夫姜石,本帮今在此地办事,若有人敢手,别怪本帮血染七步,犬不留!”

 立听贺理竹喝道:“依多凌小,此岂是堂堂大帮派之作风?”

 “住口!你是谁?”

 “路见不平,众人踩,血狼帮枉为大帮派,居然为了区区一人,动员数千人围攻,未免令人笑掉大牙!”

 “住口,你若不服气,出手吧!”

 “哈哈!似这种货,岂值本人出手!”

 “你既然不敢出手,就安静些吧!”

 “哈哈!你们精锐尽出,小心老巢会被挖掉!”

 “哼!,放眼今世,谁敢如此做!”

 “玉!壶!!”

 姜石神色一变,一时无言以对!

 童官趁隙施展“天罗剑法”大砍不已!

 他好似猛虎扑人羊群般屠杀着!。

 不过,血狼帮诸人仗恃人多,不但前仆后继地扑攻,而且不时冷子地施放暗器,存心要活括累垮童官。

 完婉二人联手疾攻,虽然威力绝伦,可是,经过一个时辰地厮拼之后,功力顿显不继。

 贺理竹瞧到此地,倏地取出两蓬毒针疾攻向一侧。

 顿听一阵凄厉的惨叫声。

 贺理竹继续发毒针,同时喝道:“速退!”

 完婉二人不敢逞强,迅即朝缺口疾攻。

 不久,他们三人已经扬长而去。

 那群人疚追—阵子,方始回来围攻童官。

 此时的童官已经将全部招式施展一遍,他虽然已经宰了七、八百人,可是,尚有二千余人在围攻哩!

 他毕竟经过长期的不吃、不喝及不睡,此时经过全力连续拼斗之后,口中顿时觉得一阵阵的饥渴。

 因此,他边猛攻边准备突围了!

 不久,倏听公孙法喝道:“弟子请罪!”

 立听轰隆爆炸声音。

 姜石神色大骇,立即吼道:“闪开!”

 立听一阵密集轰隆连响!

 树倒地摇!

 惨叫震天!

 硝味扑鼻!

 血纷飞!

 公孙法渚人以身相殉地带走四百余条人命矣!

 童官趁着对方慌乱之际,扑向姜石。

 姜石吼道:“圈住他!”出一枯骨戒备。

 姜石外号僵户,听说他练过“腐尸大法”除了少数要害之外,全身接近水火不侵,掌刃难伤!

 童官扬剑挥掌地退十余人,他刚接近姜石身前丈余处,便看见姜石挥动枯骨扑来。

 他一见那枯骨只有尺余长,对方却敢挥骨攻来,可见这枯骨里面大大有问题。

 他已由贺复陵父子的口中于解血狼帮主要干部的武功及相关资料,所以,他此时边扑边疾绞脑汁。

 刹那间,他想出一记险招。

 只见他挥出一式“笑指南天”立即避开枯骨的一扫。

 姜石身似鬼魁般飘闪,全身更飘出一股腥臭味道,那枯骨更似鬼手般疾攻向童官的全身。

 童官见状,急使出“达摩剑法”

 这套佛门剑法果真不愧为少林七十二项绝技之一,童官贯足功力施展一阵子之后,姜石立即落居下风。

 那枯骨却冤魂不散地紧不已!

 童官—瞧四周已经被团团围住,他不愿意再浪费力气,倏地贯足功力振剑喝道:“着!”

 “卜”—声那枯骨立被削断。

 两蓬白烟迅即自断处疾而出。

 四周之人惊慌地倒退而去。

 一阵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迅即传开!

 童官故意足下一个踉跄,立即以剑拄身。

 “嘿嘿!小子,滋味不错吧!”

 童官故意踉跄后退,同时故意将汗珠出额上。

 “嘿嘿!小子,冒冷汗了吧!普天之下,绝对没有第二人能够化解老夫的尸毒,你已经够本,等着瞧老夫如何治你吧!”

 童官以剑拄身,故意摇晃不定。

 他更将呼吸装作上气不接下气哩!

 姜石扬起枯骨轻抚被削断处,边走边声道:“小子!你一定想尝尝被它戳入腹中的滋味吧?”

 童官右腿一软,单膝跪地。

 他吃力地以左掌按地,右掌抖动着剑尖斜对着姜石,任何人见状,一定会认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 姜石嘿嘿一笑,倏地踢向剑尖!

 剑一手,童官立即吃力地双腿跪在地上。

 “嘿嘿!小子,认命吧!”

 倏听一声声亮的啸声,一位黑衣蒙面人已经疾掠而来。

 姜石抬头一瞧,立即喝道:“接住…啊…”童官在姜石抬头出声之际,左掌抓起一团泥土疾洒向姜石的脸部,身子顺势向右前方倒翻而去。

 双脚施展出“鸳鸯脚法”疾踹向姜石的腹间。

 刹那间,他已经疾端出十六脚,而且每一脚皆是又疾又猛地踹向姜石的大道,终于让他踹到一处“罩门”

 姜石立即惨叫退出!

 童官拧身,迅即扬掌疾劈。

 他专攻姜石刚才撑不住的“关元”刹那间,姜石便连中两掌,立见他边惨叫边血地退去。

 童官打铁趁热地施展“血焰刀”疾攻三刀,立听姜石“啊”了半声,当场似断线风筝般栽倒在地上。

 童官上前踏在尸体上,他一见四周之人凛于尸毒不敢接近,他立即取出三粒灵药送入腹中。

 药一人腹,他顿时元气大振!

 倏听林外传来脆甜的声音,道:“玫瑰堂堂主驾到!”

 林中诸人立即向两侧掠去。

 “堂主有请关桐!”

 童官口气,立即冷冷地行去。

 他一出林,只见官道中停着一辆豪华马车,马车四周共凝立着八位灰衣劲装、神色冷寞的秀丽少女。

 她们跨坐在健驹上,双眼却紧盯着童官。

 童官朝车前三丈远处一站,立即脸布寒霜。

 他已经强迫自己回忆起苦难的童年!

 倏听一缕清晰的传音飘入耳中道:“你敢上车吗?”

 童官早已察出车中坐着一位鼻息悠长,吐纳匀称的顶尖好手,他乍闻言,立即起步走了上去!

 他已由贺复陵的再三强调之中知道玫瑰掌堂主郝梅武功高强,权势甚隆,他必须确确实实地将她罩住。

 他一走近马车,凝立在车前的少女立即闪去。

 车前珠帘深垂,内有一层白纱及黄幔,因此,童官无法瞧见车内之人,他平稳地行去。

 只见他朝中间一拨,那三层障碍物便被突破。

 他立即瞧见车上盘坐着一位红衣宫装少女,此时的她双眼微瞑,那张清丽的面孔顿时显得更加圣洁。

 童官的那两位娇比她美上几分,因此,他毫不受影响地闪身飘上车。

 双腿一盘,他已经坐在她的对面。

 少女仍然微瞑双眼道:“好胆识!”

 “有话直言吧!”

 “既来之,则安之,是吗?”

 童官立即讨道:“好,咱们就来装哑巴吧!我正好趁机歇会儿哩!”

 他便默默地徐催功力调息着。

 “你在运功?”

 “无聊嘛!”

 “你不似外表这么怕人哩!”

 “是吗!”

 少女倏地双眼一瞪,立即盯着童官的双眼。

 那对凤眼顿时幻出“伊士曼综合色彩”

 童官身子一震,神色立现迷茫。

 少女的风眼光华更盛,童官身子再震!

 少女神色暗喜,立即全力催功。

 童官—招受制,明知不能再瞧那双凤眼,可是,的那对眼睛却不听使唤地舍不得移开视线。

 不过,他自幼的淬练及贺复陵的苦心栽培毕竟没白费,因此,他的灵台间仍然留着—丝的理智。

 倏听远处传来一声洪喝,道:佛魔—念间,一眼中。

 这句话乃是贺复陵对“佛魔眼”的评语,童官的智一清之后,立即催功将“佛魔眼”出印堂。

 那只晶莹澄亮的“佛魔眼”一出现,少女立即啊一声。

 那对凤眼布骇

 “唰…”声中,八把利剑已经戳人车中。

 它们虽没戳中人,却已含有警告质。

 立听少女沉声道:“下去!”

 “唰…”声中,八把利剑立即消逝。

 童官收功之后,仍默然不语。

 少女倏地传音道:“你就是玉壶寻得之人?”

 童官摇头不语。

 “你为何要与本帮为敌?”

 “虎无伤人之意,全因被。”

 “本帮之人你!”

 童官点点头,立即传音叙述经过。

 少女恨恨地道:“这批该死的家伙,本座向你致歉!”

 “你做得了主吗?”

 少女立即沉声道:“撤!”

 说着,右袖中已经出一面金牌。

 金牌一出珠帘,便有一名少女接住它,同时将金牌高举过顶喝道:“奉堂主金谕:即刻撤退!”

 四周立即传来整齐的喝声,道:“是!”立听那少女恭声道:“禀堂主,属下缴令!”

 “留着吧!赴水月庄!”

 “是!”马车便调转车头子稳地驰去。

 少女道:“放轻松些吧!”便原式不变地飞退到车尾。

 只见她打开右侧小柜柜盖,取出一条白巾铺在身前。

 她接着自柜中端出四菜一汤之后,拿起银匙筷徐徐地取用每道佳肴,逗得童官的腹中猛造反不已!

 少女尝遍每道佳肴之后,取出纱巾拭净匙、筷、碗,然后将它们朝童官身前一放,道:“莱中无毒,放心取用吧!”

 说着,她闭目调息。

 童官暗暗一怔,不过,他旋又不示弱地取用着!

 哇!他已经熬了多少天没进食,此时一尝到这些可口的料理,不啻是尝到山珍海味哩!

 他原本要表示风度地少吃些,可是,为了表示率直的性格,他悠悠哉哉地将菜肴吃得盘底朝天。

 倏见少女的右掌一扬,柜中立即飞出一个小木盒。

 她脆声道:“请用水呆!”顺手一推。

 童官抬腕接住它,启开木盒。

 只见盒中包着方正的箔纸,他一打开便瞧见六片白白净净的脆梨放在碎冰团中,他不由暗暗摇头感叹此人懂得享受!

 哇!不吃白不吃,他不客气地享用着。

 不久,她递来一条白纱巾问道:“还合乎胃口吧?”

 童官边擦手边道:“香味俱全,你饿了吧?”

 “不饿!你是如何长期挨饿的呢?”

 “挨饿总比挨剑强吧?”

 她嫣然一笑,道:“想不到你也有幽默的一面!”

 童官将纱巾放下,就收拾餐具。

 少女含笑摇头道:“此种琐碎事,就由下人处理吧!”

 “好吧!你要我上车;我也上车啦!你要我进食,我也进食啦!你可以开门见山地道出意图吧?”

 “我邀你加入本帮!”

 “恕难从命!”

 “何故?”

 “贵帮弟子的狂妄、无知、凶狠作风令我失望,何况,我已经伤了不少人,今后如何在贵帮生存下去!”

 “敝帮弟子的确狂妄、无知及凶狠,你何不教导他们呢?”

 “朽木不可雕也!”

 “诚所至,金石为开,你何不试一试?”

 “我为何要惹这个麻烦呢?”

 “你若不加人本帮,你可能会更麻烦喔!”

 “哈哈!关某若是被人吓大的,岂会在这些时一直单匹马地等候贵帮人员前来送死呢!”

 “我以为本帮只有这些力量吗?”

 “当然不止,不过,我闲来无聊,就陪你们活动筋骨吧!”

 “你因为无聊,才找上本帮?”

 “非也!是贵帮的人先惹我,贵帮帮主若不向我道歉,咱们有得玩理!”

 “你原来要帮主向你道歉呀!”

 “正是!”“你知道当今天下有多少人不敢见本帮帮主吗?你尚敢要求道歉吗?”

 “那是他家的事!。有理遍行天下,何足惧哉!”

 “此举对你有好处吗?”

 “或许吧!请!”

 童官立即徐徐气,再望着她。

 倏见她朝下额一摸,掀下一张面具。

 一张若桃李,美若天仙的容貌顿时出现!

 事出突然,童官不由心儿一颤!

 少女的那对凤眼倏地疾出“伊士曼综合色彩”童官身子一震,神情立即一片迷茫。

 少女的心中暗喜,便加速催功。

 那对凤眼之光华更盛了!

 童官完全迷茫了!

 少女徐徐传音道:“关桐,,你累了,睡吧!”

 那句“关桐”反而震醒童官的微弱心智,他尚未意识清楚,一听她吩咐睡觉,立即徐徐侧躺在一旁。

 少女放心了!

 她笑了!

 她虚空朝童官的“黑甜”拂了一下,立即沉声道:“大鱼已入网,速飞报帮主及取消水月庄之行!”

 一声“是!”之后,立即有三女策骑疾驰而去。

 少女移开餐具之后,望着童官。

 她轻摸他的脸部、颈部,又拉起他的衣袖及管,一见他的肤完全一致,便确信他未经过易容。

 她轻抚童官的印堂忖道:“他怎会有佛魔眼呢?由他方才的语气,本帮可能无法将他收入帮哩!”

 她又思忖一阵子,突然沉声道:“鹊娟她们目前在何处?”

 “禀堂主,她们正在前方开道并护卫四周。”

 “有否玉壶人员的消息?”

 “他们曾于一个半时辰前在东南方出现,目前不知去向!”

 “通令本帮人员沿途护卫!”

 “是!”立即又是两女催骑离去。

 少女又思忖一阵子,突然咬牙道:“为报答师恩,我只好采取这种方式啦!届时不怕他反悔或否认!”

 她立即轻轻地除去童官的衣衫。

 不久,童官已经一丝不挂地被摆平在车上,他的神智虽然没被完全住;却因道受制而暂时昏

 不过,他的那宝贝却虎威犹存地歪倒在腿上。

 少女瞧得心儿剧跳!

 她暗暗叫苦了!

 她虽然率领三、四百名娘子军,而且,她们皆经常替男人解闷,可是,她自己却至今仍然守身如玉哩!

 她是此道之理论家,稍一估计,便知道今天有一场硬仗矣!

 她朝车辕后方的右柱轻轻一按,帆篷内侧立即挂下一层黄布,车厢中亦为之显得暗暗沉沉的!

 她徐徐地褪去身上的障碍物!

 倏见车厢一亮,一具雪白的玲珑体立即映得车中一亮!

 她那似藕般雪白纤指便开始“托”操作着!

 刹那间,童官的那宝贝便杀气腾腾地站立起来,她不由芳心剧跳暗骇道:“天呀!好!好雄伟的话儿呀!”

 她仔细地验着!

 她的芳心狂跳着!

 她的娇颜逐渐的酡红!

 她的呼吸急促了!

 她决定豁出去了!

 马车轻轻地晃动着!

 她贴在他那结实的身上,嗅闻竟官那十余天没洗澡的汗臭,原本有洁癖的她居然闻得津津有味哩!

 她陶醉了!

 “玉门关”便逐渐被突破了!

 一场“独脚戏”开始上演了!

 她不时地瞧着童官那副既威猛又俊逸的脸孔了!

 她越瞧越陶醉了!

 她终于贴在他的腮旁睡着了!

 为了对付“红面关公”她与副帮主姜石经过缜密的设计、研究,然后在今天从头到尾地督战。

 她虽然在暗中遥控,目睹“红面关公”的超能力表现,她被迫走下了目前这一着险棋。

 她认为他已被摄住心神,所以,她在一阵胡思想之后,心中一阵松懈,居然迷糊糊地睡着了!

 马车四周却重兵密布地沿途警戒着。

 贺理竹在协助完婉二人困之后,他便飘然离去。

 当他易容为一位右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人再度追来之后,他立即发现车后及两侧至少有两千人在随行。

 他便绕着外围打量着。

 他绕了半圈之后,便发现红衣劲装打扮的玉壶高手也开始掠向马车的四周,他知道好戏即将上场了!

 他便谨慎地掠行着。
上章 玉壶舂(新) 下章